2021年4月5日 星期一

2021帶山上國小的孩子 (毓惠任職代課教師之學校) 去台北的小旅行

 (本篇為草稿, 尚未完成)

背景: 山上的國小
對象: 五年級的孩子

 

一開始是因為五年級的自然課教到觀星, 毓惠自己對於看星星其實沒有很厲害, 感覺有點難用熱情來點燃孩子對於這方面的興趣, 嘗試了幾個方法(讓孩子用自己的星座查詢傳說故事等) 來激發孩子的學習動機, 後來想到小時候我對於去天文館的宇宙劇場看到滿天的星星(而且還有解說人員告訴我們不同的星座故事和名稱) 印象很深刻, 所以興起了帶孩子們去參觀天文館的念頭.

          剛好, 學校快要考試了, 我想讓孩子們對於準備考試多一點動機, 就決定了一個獎勵機制: 

就是如果第一次考試自然科有達到70分, 我就帶他們去參觀天文館!

結果因為孩子們一直加碼 (想去更多地方玩) 所以我們又增加了 [兒童新樂園] 的行程


後來,  真的有五位孩子達到了標準


我們的確有看到了天文館的宇宙劇場

不過我覺得更重要的也許是自助旅行的各種能力以及做選擇與承擔結果的練習吧!

一,讓孩子學會了看捷運的路線圖及搭車的月台




二, 跟之前帶自助旅行營隊一樣的目標:

在我可以承擔的範圍內, 讓孩子知道有哪些選擇, 以及每一種選擇所需付出的代價, 和可能得到的結果 (好處或是他們不喜歡的結果), 然後就讓他們自己決定, 並承擔後果.







故事的開始是孩子們在第一天下午到達兒童樂園的時候, 發現因兒童節連假的免入園門票優惠, 門口排了超級長的隊伍, 聽賣棉花糖的攤販老闆說大概要排一個小時左右才進得去.

孩子們不想排隊那麼久, 想放棄!
中間有些曲折的過程,  後來我們決定改成第一天先去天文館 (原本排在第二天早上的行程) ,           然後隔天再一大早 (九點開門之前) 來排隊.

2020年5月9日 星期六

頭份新開:學齡前共學班

在鄉野與巷弄中,和同伴一起玩耍一起長大

 

共學地點:頭份、竹南


1.室內場地有:伙房心空間 (建國路與信東路的交叉路口)、蘆竹湳社區的初心書窩。

2.戶外場地有蘆竹湳社區的社區巷弄探險、竹南(獅山)親子公園、其他孩子想去的地方。

2020年5月4日 星期一

2020是轉捩點,籌組親師合作社



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所寫的世界名著小說《雙城記》(A Tale of Two Cities),開場有這麼一段非常著名的話: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
我們所相信的、重要的事情,是真的重要的嗎?金錢、健康、朋友、好的自然環境,今年地球母親很凝重地提醒著我們,好好思考一下對自己真正重要的是什麼?!
在毓惠向宇宙發出了生日祈願之後,宇宙給了我很棒的兩個回應:
三月中我們拜訪了在鎮西堡種植有機蔬菜的朋友,我們討論了想要一起合作共養小孩及食農教育的可能性;三月底在峨嵋的一塊美麗的桶柑果園,正在尋找管理人,我們想要集資、尋人,一起好好照顧這片果園。
一群獨立教育者以及共學的媽媽們,也正在討論籌組『教育合作社』的可能性。
我們正在朝向:共榮、共好、共享的理想社會邁進。
你好,我好,這個社會才會更好。
讓我們拋棄過去互相競爭的資本主義生活習慣吧~



 親師合作社,為你心中理想的教育而投入心力和金錢

合作社是什麼?是小學時代可以去買麵包飲料的合作社嗎?
是,也不只是。

合作社的七大原則,我放在最後一段。

這邊要先說一下,我們為何要創立合作社?

在目前以資本主義為主的社會,學校、實驗教育機構或是大型的補習機構、才藝班,可以有政府補助或是靠  服務量大來壓低成本、創造利潤  ; 但獨立教育工作者卻面臨了客源不穩定、沒有保障(生病或是假日就是放無薪假),因此難以長久經營自己的教育的教育志業。可能要靠其他的方式賺錢,或是撐不下去了就必須轉行。

家長只能在現有的體制教育或實驗教育機構中,選擇可能適合的,然後祈禱自己的孩子幸運碰到好老師嗎?

教育工作者,在進入現有的教育機構任職的時候,可能要放棄一些原則,以配合學校的理念。

【我們需要怎麼樣的教育?】

你可能是家長、教師,可能是學習者,又或是身兼兩者、三者,我們可以集合起來、共同合作,建構出心目中理想的教育環境嗎?


【以住宅合作社為例】

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

2019生日感言(FB日誌)

生日感言
(FB文章有設定朋友可觀看,所以可能有些人看不到)
https://www.facebook.com/notes/%E9%AB%98%E6%AF%93%E6%83%A0/2019%E7%94%9F%E6%97%A5%E6%84%9F%E8%A8%80/10157247924611180/

以下摘路幾段,適合公開的:

    可能有些朋友知道我去年在蓬萊國小代課,今年搬到了頭份住,養了一隻貓。但不知道我最近在做什麼?是不是會做之前的課後(或假日)的小孩共學呢?
    記得我之前離開竹東的共學帶領,是對於自己所提供的教學服務、對孩子付出的心力、關懷,不希望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的對價關係中,被評價(值得多少收費)、或是患得患失。希望去一個確定需要我的地方做出貢獻。同時也思考著教育的更多可能性。
    而在國小代課一年的經驗,讓我瞭解了體制內學校運作的實況,與教師們所受到大環境的限制。知道自己在學校外,可以做到的、對孩子或家長的幫助,也許可以更多。
    所以去年七月我開始了外界看起來是『待業中』的探索生活。我其實一直在做著我喜歡的事情: 包含了賽夏族的文史訪談與紀錄(與朋友合作)、在魔法村和村民共養小孩、在魔法村的山上帶親子營隊,在頭份辦自學講座、教育影展以及三月開始的親子成長團體,還有各種與自然貼近的食物製作嘗試、學習藺草編織。只是,做的許多事情裡面,有賺到錢的事情比較少。
    未來還想做的是:村民的菜園裡的農事勞動、新竹朋友共同創業的『舊寶』廢布再利用,魔法村的對外共同生活日、魔法村的生活學校,還有更多貼近自然的、生活中的嘗試(不論是食物製作、植物染、自然纖維編織等等)。當然,我也想繼續創造,可以有收入的、有意義的產品或服務。
     但我可能不會(也不是一定不會)去應徵一個,可以固定一個月賺多少錢的工作,而傾向於去創造出一些需要我的能力的工作(任務)。所以我會嘗試申請各種政府的、民間企業的補助、獎勵計畫,也歡迎有需要的朋友跟我洽談,你需要而我可以勝任的專案工作。
我認為人的出生,是為了體驗愛的流動。有多少錢、能不能每半年出國旅遊一次,並不是重點。並不是有錢就能幸福。當你覺得豐盛的時候,你就能幸福。
我有這麼多愛我的家人、朋友,有健康的身體和遮風擋雨的住所,想做的事情都可以自由地去探索,這就是豐盛啊~
    每一天都可能是生命的最後一天,我不想等到退休的時候才後悔沒有去做想做的事情。或許我明天就不在了,也或許未來老天爺會給我一個很特殊的任務(我常想也許會在一個育幼院裡面當院長哈哈哈),但我都會接受、會盡力。
 
我會在生活中,持續鍛鍊著我愛人的能力。
 
在魔法村的實踐中,我常發現共享生活的絆腳石不是物質條件,而是人的內心。無私的互助,是一個理想。但每一個人在面對共同生活的時候,會有不同的、過往的習慣會出現:可能是期待他人的認同、也可能是在乎同伴是否有公平的付出。當你察覺到自己的卡關之處(心裡感覺不舒服,或是失落、感受不到愛)時,就是你可以突破自我的關鍵時機了。
在 客家社大 (Hema  帶領的) 『生態意識社群----個人轉化與社群合作』的課程中,我意識到想做出的改變是:放掉自己常常出現的 “比較的心態”(誰的能力比較好?誰比較熱情、付出比較多?),而是相信天生萬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如果我們都是一個整體,那麼誰多一點、誰少一點都沒關係啊,只要最後各得其所就行了啊。
 
另外我的挑戰也在於:可以更自在地表達與付出,不對自己有過高的期待,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愛自己,相信只要盡力了就夠了。我還在上週六的第一堂課中,抽出了一位可以帶領我克服挑戰的天使:效率(efficiency),我想像著如果把焦點放在 “該做什麼事情?我可以怎麼做?其他人可以怎麼做?” 就能讓事情變得更好,我們就去做。不必管那些誰做的多、誰做的少的小事啦~
    
 
       在未來,環境的巨變每年每年都會更加劇烈!我們實在不知道,孩子們的未來是不是有機會過得好?但我相信,唯有我們摒棄資本主義所強調的互相競爭、獲得自己最大的利益,而轉變成大家(整體)共好的目標,才會有希望度過難關吧~
當所有人都幸福的時候,才是真正的幸福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 原住民與土地間的連結 ] 書籍推薦:種回小林村的記憶

【種回小林村的記憶 :大武壠族民族植物暨部落傳承 400 年人文誌】
書籍的出版者(日光小林社區)的書籍介紹網頁:http://www.taivoan.org/ (也可以買書

生命的根,族群的傳承


你知道你的祖先從哪裡搬到現在的居住地嗎?
你知道生長在附近常見的植物,可以在生活中有什麼用途嗎?

對於現代的都市人來說,也許上述兩個問題並不重要。我們只要能夠有好工作、賺錢與生存,似乎就夠了。但是對於許多人來說,如果不知道自己的根,就像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一樣。

在書的前言(第5頁)裡面寫著~

「我們不想讓我們的小孩,忘了他們是誰,」徐銘駿說。

在 2009年莫拉克颱風(又稱八八風災)時,土石流把小林村整個淹沒之後,僅存的居民和從外地趕回來故鄉的年輕人們,遷移到了附近的三個地區居住(小林一村、日光小林、小愛小林),因為永久屋的附近並沒有像之前舊小林村附近一樣有耕種、漁獵或採集的環境,族人們其實非常的不適應,很希望能恢復之前與土地的深厚連結。


每一種植物,都有他們在日常生活中的用途


說到了與土地的連結,我們來舉一些書中的例子:

楠梓仙溪流域種植或採集苧麻。最初是族人自己抽絲編織用。苧麻的纖維是麻類纖維中最長的,強韌潔白、又富彈力與絕緣性,早期從貼身衣物、網袋到繩索,都可用苧麻絲製作。
現在大武壠族的各部落,雖然不再使用苧麻來製作衣服(被化學纖維取代了),但從每年部落重要的『夜祭』中,仍需要準備獻給太祖的重要祭品:苧麻絲,就可以看出過往其對生活的重要性 。

      更簡單的例如用五節芒及台灣芒草等植物來製作掃把,曬乾後綁成一捆一捆來做為火種,或是把芒草心做成美味的『 x 筍』,是美味可口的食材。

圖片來源:https://www.newsmarket.com.tw/shop/product/plants-in-taivoan-apa/

























    除了吃的、穿的,一種常見的野花:華薊(如上圖)也由部落的人判斷應該是傳統服飾裡面,刺繡常見的花紋來源。(另外兩種植物:南國薊、圓仔花雖然也有類似的針狀花,但因南國薊是近代才開始使用的外來種,而圓仔花沒有刺刺的,所以應該不是圖案的來源。)
其實華薊的根莖洗淨曬乾以後,可以用來熬煮湯品或泡茶,滋味獨特!

2018年10月22日 星期一

[ 2018 冬 ] 成為自主學習的教育者 (苗栗的自學系列講座)

一直以來在毓惠的共學小圈圈裡面,就有許多家長在猶豫著要不要自學?
我也都不會勸他們『自學吧!』因為那個決定將會關係著家長的時間與精力,也關係著家庭成員之間的信任與合作,需要好好思考以及自行決定,無法由別人鼓吹。

一直也覺得自己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回答關於『自學』這樣龐大的複雜的主題。

雖然在學校任教的這一年半載中,更加地確定一個人的『學習』真正發生還是在他自己覺得想要學的時候。不論是在學校裡,還是在學校外。

因此,與自主學習促進會合辦的這一次系列講座,
就是我們真的要好好地面對『學習』這件事,不逃避、不打高空,腳踏實地的。

成為自主學習的教育者 (苗栗的自學系列講座)

標題『成為自主學習的教育者』
是我們身為教育者的願意自主學習呢?
還是我們可以成為自學者的助力呢?
或許兩者都是吧!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成為 "想要自主學習的人" (不論是自己或是他人)的最佳引導人!

一個人天生就會想要學習嗎?
如果有人的學習胃口已經被搞壞了,該怎麼調整體質呢?

如果孩子並沒有自主地、依照『妳所期待的方向』去學習的話,該怎麼辦呢?

(以下為促進會活動的重點摘要)

2018年7月9日 星期一

[ 教育理念 ] [ 生活哲學 ] 我們理想中的生活與社會:與周遭自然與人一起共好共榮

緣起

一直想說我帶孩子共學也三年以上了,想要重新寫一下自己對於與孩子一起生活與學習時,所抱持的想法與願景,也說了一年了吧還沒動工~

終於在暑假第一個營隊活動(是由 友善南庄工作室  主辦的  森林的亂蓋派對  的第二梯次有開放親子一起來的)四天三夜結束之後,我決定不吐不快一定要趁熱寫下來這些深刻的感受 !!
(活動參與者文躍拍攝)

在山上的森林中,大地母親透過藍天與大樹、溫暖的陽光與清涼的雨水,廣闊的空間與和煦的微風,照顧著我們。我們也彼此照顧著彼此,不論大人或是小孩,不論你的能力是多少或哪一方面,當然更不論你的高矮胖瘦膚色種族或喜好。我們希望你好我也好。

早上我們用炭火燒水及煎蛋,輪流負責製作早餐。(活動參與者文躍拍攝)

孩子是跟我們一樣的、完整的人,只是有些特質與大人不同

在我的觀念中,孩子是與我們大人一樣的獨立的人,雖然依據孩子的年齡不同,他可能在能力上有需要大人協助的部份也不同。
但孩子和大人一樣每個都有不同的個性、不同的喜好,有他可以做到的事情、喜歡的事情,也有他討厭的東西、或是偷懶不想做的時候。

因此我對待孩子就像對待我的成人朋友一樣,如果他可以做得到的事情,只是因為偷懶不想做,要我幫忙的話,我會拒絕(即使我有能力幫忙)。因我認為在這樣的時刻我一旦幫忙他,其實是阻礙他的成長的。也許他靠自己的能力慢慢練習,就會越來越進步。

而生活,一直都是靠每個人願意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來慢慢完成的啊~

如果他真的需要我的幫忙,但我實在是當時沒有時間或是心力幫忙的話,我也會如實地告訴孩子我目前沒辦法,但是我多久以後或是哪件事情做完以後我是願意幫忙的。如果他不想等的話也可以找別人幫忙。(如果成人朋友需要幫忙我也是一樣的作法)